恶鬼般若

一些无聊段子/文的堆放处。慢热型选手,总爱描写一些没什么卵用的细节的强迫症患者。懒癌晚期的bg战士。

关于联队战3w玉的那匹马与自家近侍的二三事

众所周知这次送的这只马和上次一样属性很烂。。。连速度也没有只有5打击


但是肝都肝到手了总不能不用吧……

然后看了眼马的名字。。。。哎。。。青毛。。。。青。。。。毛。。。


婶婶:反正颜色都一样的就给你做专属坐骑吧青江江!


同一色系的马哟!多么搭你!

清光表示很赞同【?】


青江:………………


『刀剑乱舞』人间事

太郎审   乙女向


00

“太郎太刀。”

他听见他的审神者在呼唤他。

她穿着一件现世风格的外袍,黑底,银色滚边,柳叶与夕颜的暗纹,没有束发,墨色的发散落了满肩。


01

她斜倚在门框旁,正缓慢地系着靴子上的绑带。

付丧神看着她的装束,斟酌着询问:“主上要前往现世么?”

“是的。”

淡漠地语气,审神者系好了绑带,缓缓地直起了身。

原以为审神者会向他交待她出门后本丸事宜的太郎太刀恭敬地垂下头,等待着她的后文。

然而审神者却没有出声。

她抬起头看向身材高大的近侍,目光灼灼,漆黑的眼珠藏在发丝的阴影...

情绪化的家伙为何要写字。

负能量都从字里行间满溢出来。


写出了两页纸。

结果全删掉了。


『刀剑乱舞』非典型性争吵模式

青审 乙女向

旁观者视角、隐晦慢热

如果有ooc,那就ooc吧

01


02

拉响了结队出阵的铃声,药研在宣读了今日的出阵队员以及内番人员之后,掏出了那个暗蓝色的锦袋,慢慢吞吞地开始分发御守。

御守与锦袋一样都是暗蓝色底子,花纹是绽放着的蟹爪兰与蔷薇,金丝线锁边,似乎还熏过了香,那是来自雨后花圃弥漫着的味道,高雅恬淡的花草香。

因为附着上了审神者灵力的加持,入手之后有着温暖柔和的触感,似乎可以一直从触碰的指尖传递到心里。


“这个……好温暖呀,像……主人的手一样。”五虎退捧着御守,蹭在脸上,似乎在感受着温暖,表情似乎又要哭出来。

“是呀,好漂亮呀~我...

『刀剑乱舞』非典型性争吵模式

青审 乙女向

旁观者视角、隐晦慢热

如果有ooc,那就ooc吧


01.

两人之间的争吵爆发的毫无预兆。

隔着手入室的障子,刚刚自前线归来、正在接受治疗的短刀们听见审神者刻意压低却也止不住的怒意的声音时,都吓的停止了交谈。

“自己去找长谷部领一天的远征,今天我不想再见到你。”

随之而来的是“彭”的一声,和纸障门被粗暴地拉上,那力道大到他们这间手入室的纸门都颤抖了一下。


乱藤四郎手中的包扎带一下子飞了出去,砸到了正躺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后藤藤四郎的脸上,惊的他一下子坐起,结果扯动了腰部的伤口,硬生生地憋着没有喊出声。

“……发、发生什么了呀?...

【冰爆组】Under the starry sky 于群星之下 03

今天的惊吓接连不断,现在,周美灵终于有空冷静下来整理现在的状况。

然而之后她绝望的发现,他们所带的物资已经全部被掩埋在了已经被炸毁的监测站之下,只剩下她随身携带的背包之中的一些急救类的药物,一罐固体燃料,少量的水,和一张小毯子。

一丝不安略过心中,这情况太熟悉了,10年前她也曾经碰见过。

只是这次她无法将自己急冻起来等待救援,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她的同伴——

她把目光放到她的同伴身上——法尔克斯先生显然是对他们现在的处境毫无察觉,他似乎是有点疲惫,正躺在地面上摊开四肢,丝毫没有紧张感地嚷嚷着。

他看着几乎已经整个化为废墟的监测站,兴奋地几乎不能停止,他朝着周美灵挥舞着两只胳膊,似乎在邀功...

【冰爆组】Under the starry sky 于群星之下 02

无论如何都觉得放着詹米森·法尔克斯一个人绝对是危险级别超过10的事件,周美灵还是放弃了分头寻找配电室的提议,这也直接让他们的搜寻速度下降了一倍,索性的是在中午之前他们还是找到了目标点。

不过配电室也是一样,大门紧闭着,詹米森试图着用撬锁器撬开它,但门锁似乎也已经锈死了。

“我说我们直接炸开它吧!”没有耐心的“狂鼠”扔掉了撬锁器,摸着炸弹的手蠢蠢欲动。

“你觉得你可以控制好用量吗?配电室可不能乱炸。”

“当然!这里交给专业人士,绝对没问题!”

詹米森自信满满,他从他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了一团白色的东西。

“嘿,瞧瞧这个!”他炫耀似得把这团白色的东西举到周美灵的眼前,她仔细的...

【冰爆组】Under the starry sky 于群星之下 01

“纳米比亚共和国,位于非洲西南部,北靠安哥拉和赞比亚,东连博茨瓦纳,南接南非。海拔高度为1000-2000米,干旱少雨,属亚热带、半沙漠性气候。”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这段资料,周美灵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面,默默的叹了口气。

这样的天气,她并不擅长应对。

自从被从急冻状态解救回来之后,她一直都在努力的收集那些丢失的气候研究数据,这项工作并不轻松,并且,现在她的身边也已经没有了可以帮助她的人。

事到如今,抱怨并不能有任何的结果。她必须努力,不放过任何能够回收数据的机会。

艾瑟里亚气候监测站,位于纳米比亚东部的卡拉哈里盆地,现如今已经废弃,但是那些资料应该还保存在其数据库中。

再怎么困难,...

【冰爆组】Miss jammine is falling in love

Miss jammine is falling in love

冰爆组,性转,看了大大们的性转条漫脑洞爆炸的我

我在码字的时候一直在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澳洲的詹米妮小姐和来自中国的周帅灵先生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脑洞我可以笑一年】

大家当个段子看了好了OOC啥的我才不知道呢


詹米妮·法尔克斯小姐恋爱了。

没有人愿意错过这样劲爆的消息——至少对于overwatch的女特工圈子来说,可以在结束任务后的温馨茶话会上拿出这么一点话题去揶揄这个看上去傻乎乎、似乎完全没有过任何恋爱想法澳洲女孩,也是件有趣儿的事情。

“嗨,甜心,快...

【冰爆组】The name of the girl

在早餐之前,周美灵收到了一张体检表的登记单。

介于加入守望先锋的特工愈来愈多,身为基地里唯一的医生的齐格勒博士向温斯顿提出了建议,她觉得对于守望先锋特工们的日常训练来说,严格监控他们的身体状况也十分重要。

“我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博士。可是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我们并没有工夫去建立这样的数据库去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

“这并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齐格勒博士“和颜悦色”地说道。“我记得最近你的血压都一直有些偏高……”

“……等等,哦我的意思是,好吧,你说的是对的。”


体检单上要填的项目不多,都是姓名和出生年月这些基本的信息。周美灵抽出一支笔刷刷刷的把它填好便出了门,打算在...

上一页 1/2